William是含蓄小鹅

heart that she bleed.

今天很想列侬噢

  • 是生命之光。

  • 是值得歌颂的日子

  • 没有太多难过

  • 相信时间的杰作吧

  • 我爱你

I'M ALONE IN MY HOUSE

shallow

Crash through the surface where they can'thurt us

We're far from the shallow now

 

这个世界上只存在性关系与合作关系。

以此角度看。“活着”似乎容易了许多。

 

 

致伤痕累累的心脏。

John逐渐觉得之前写的歌是狗屎。

任何事情都有对立面的吧。

完美的代价是毒品

超速行驶的代价是罚单。

名气的代价是他的一切

综上他一无所有。

 

打上学那会儿John就想挑个傻逼老师的课跳楼

还没打扮好遗容

他愉快的少年时光溜走了。

 

“别碰我”

多么有nerd气息的一句话啊

 

“期末考多少。”

“不好。扣了两分不该扣的。”

“我及格了几门课”

“准备去约姑娘好好庆祝庆祝”

……………………

“……..你去吗?”

“抱歉。我不太舒服。”

 

John叹了口气。

向清晨的利物浦问好。

“这个点儿在路上的有两种。要么就是努力工作谋生的人,要么就是整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疯子。”

他转身面对Paul

“一起回家吗。”

突如其来的话题杀Paul一个措手不及。

“啊……..我爸妈会担心的。认识你超开心!改天出来玩儿啊”

男孩几乎是脱口而出

背影消失在路口。

“………….像我一样的疯子”

自言自语。

 

John走到家门口。

草地是湿漉漉的。挠他的脚踝。

棕色的袜子,噢他真的不想再穿棕色的袜子了。

他再也不想穿任何袜子了!!!!!

……………!!!!!袜子!

 

穿鞋不穿袜子会让脚磨水泡。但谁在乎??

他无法掩饰。

他必须去感受一切。

 

他又说了一遍早安。

期待有某个名字是P A U L的男孩儿会笑着回答他:“早安。”

 

六点十分。

John尝试抚摸自己。

但却不可思议的疏远了。

“仿佛”是一架躯壳,被人夺取了魂。

 

窗外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他摘一小朵花装饰“那东西”的坟。

 

John第一次独自喝威士忌。

操他妈的真难喝…………!!!!!!!!

熟悉的洁厕灵味道让他在厕所赤裸着吐个精光

 

不去上学了。

 

电话铃。“John……..你今天没去学校吗。”。“嗯对很棒吧没影响到你学习”

“…….你还好吗要我帮助吗……我现在有空的噢”“我说啦我没事啊哈哈哈”

 

一针管下去。

John似乎一头扎进了水里。变成快乐遨游的小海豚。智商和心智回归三岁。

有人说他固执。

 

“John。我是你的朋友。没必要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啊。”

“是啊。空间。我还没有过分到把你压在身底下让你浑身发痛大叫让你闭嘴然后哀嚎出来我爱你。嗯?所以我给你留的空间足够多了。”

“…………..ummmm.缓缓吧。我走了。难受叫我。”

 

他们交换了秘密。

躺在花园里。

小心地滑。

 

性格上的不合只会让他们紧密结合。

一起做喜欢的事情

一起写歌。

开始是这样。

 

时光飞逝。

乐队濒临解散。

疯狂的粉丝

自我沦丧。

铺天盖地的争吵。

“对不起……..”

“靠。我没事。”

Paul拥抱了微微颤抖的John。

“从我认识你以来。我一直在想。你一定知道我有多么悲惨,多么需要你,你会来找我,会来拯救我。可???连他妈电话都很少打。”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睡觉。你没事吧。你还好吗。

“有关系。一点都不好。并不是说对不起就能解决的,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化解了。我讨厌死了我有发泄不完的怒火。我只有喝醉了才不那么难过不那么害怕。你伤害了我,你还在伤害我。我可能会枪毙你”。你应该来我这。即使有地震阻拦。我想你都会来。排除万难来看我。让我有失去你的机会。

“你没理由生气。”

“外星人还他妈知道打电话了呢”

John逐渐平静。

挣脱,退后。

要尝尝不知道某个人是不是永远回不来的滋味吗。”

他吠叫。

 

夜里的湿气重。空气凝滞。浓雾迷蒙。

眼睛里颜色闪动。仿佛是一次次廉价兜售过的幸福。

 

Paul轻轻拍着John起伏的后背。

“会好的”

“我好冷。”

“会好的。”

无声的泪水沾满了John的脸。

在Paul膝上昏迷。

很高兴。

他又感觉到痛了。


Brooklyn night.

https://m.weibo.cn/6454174633/4306693199849318

LOFTER被屏蔽五次。

点开链接看吧。

麻烦大家了))

“Brooklyn night,u are beautiful,and so am I.”


庆幸他在我的人生中来过。

悬崖上昏黄的路灯。

我以后会更爱他。


今天写了第一篇关于值得纪念的人的随笔。

贴了明信片

George Harrison.

做了Ringo味道的冰淇淋!
可甜可咸可酸的男孩子!
酸奶海盐蓝莓香草味的)))
主要是海盐)
因为Ringo写了章鱼花园
貌似特别喜欢海


忽略颜值


我不是美食博主


就想把Ringo的味道还原wwww




冰淇淋的名字就叫章鱼花园叭)

海的味道

我知道

my skin,my soul

my skin,my soul

---------说真的,我不后悔自己没叫救护车。

他负气出走,开着那辆白色的凯迪拉克车。被一个疯狂的粉丝,抱住,出车祸。
向外部宣告的是他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并非如此。
那天是个晴朗的夜,我想。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出去走走,买点啤酒和零食什么的。
目睹一起车祸,那是他的车,(其实是在他母亲名下购买的)我几乎是像飞一样过去,问他需要什么,渴吗。思考是空白的,我才要去叫救护车,却被他拉住。
你能想象在一滩血里接吻吗。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体验。他如同疯了的兽,在我怀里哀嚎,“对不起……我……”我试图安慰他。他却顶着我的鼻尖,把我的手抓出一道又一道的痕。“操你妈的。”Paul的舌头舔着我的上口腔,“你知道吗……闭上眼睛……一切痛苦就过去了”他再往扁桃体深入,最后象征性地咬了咬我的唇。死神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继续,便带走了他的魂灵。“现在你有我的一部分灵魂了。”Paul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是很懂。他的眼睛还是闪烁着可爱的光芒。
经纪公司很快带来新Paul.我喜欢喊他faul。
faul和真Paul的身体差不了哪去。就在那天晚上我和他做爱,他的尺寸是比Paul要大那么一丁点儿,所以让我重新体会到异物进入的不适,我没有抱怨很多,任由他喘着,他现在似乎也有一部分Paul的魂。
我让他拿着Paul的遗照,在天使的洗礼下,我们再读做爱,那是一种……原始的高潮。我情不自禁地哀嚎。说真的,比吉他轻轻哭泣的程度大多了,他蹭着我的后背,略微有些不知好歹。
“手怎么了。”faul对我表示深切的关怀。“闭嘴。”
他颇有眼色地接着攻击我的花园。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是禁欲的日子。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标上那些日子的实质原因又不是因为他。
他吻着我的脖颈,选择了蝴蝶一样的侧入。
faul拿他的下面顶我一下,“我们是怎么缠在一起的?”“你说的啊。””那Paul呢”“我现在就是Paul。”他强调这点,并让我躺平。他要换姿势了。相信我,faul的眼里都没有他死前眼里的那点光。此后我就是用这点来解除他=Paul的麻痹性。
我没有射,没有勃起,没有任何生理反应。他带走我的一部分灵魂跑了。我闭上眼睛,“一切痛苦都会过去。”我又神经质地笑了。
此刻只有“作乐”“性交”而已,没有之前的那一分高尚。
不停的插入 喘息
这样的机械化运动很快让我没了心情。
我开始无端地呕吐,不要命地呕吐,这是同时Paul灵魂在我身体里的排斥现象。
我病态地麻木自己。
Paul,你又属于我了。

sinner's prayer

sinner 's prayer

-----It is real prayer, and not mechanical repetition

oh……my poor John……
下雨天淋的浑身湿透才是Lennon的做人法则,尽管在Ringo眼里混蛋至极。
一句我操你妈还没骂出口,John这个蠢货就往自己身上靠。“淋雨会感冒,我似乎告诉你很多遍。”
“你又不是我妈,又不是我女朋友,哪这么多事情”
语气有几分腻。他顺势躺倒,“我来这儿就为听你逼叨几句?”

Ringo丢给他一条毛巾,“随便。”
“不做多点表示吗”
John翻了个身,拉拉身边人的手。轻松把他扯到自己身边。他搂住他。“do u want to know a secret”
突如其来的吻。
先是舌头在唇齿上轻轻爱抚,然后深喉,他已经提供了不少唾液做润滑运动。直到双方
本该在雨天浇灭的火又瞬间点燃。
“别这样。我硬了。”Ringo颤抖着,保存最后的理智。“别人要是发现还不……”
“你想怎么办?在床底下搞?”Lennon顺势捏了捏鼓手的屁股。“真翘。”他的手逗留一段时间,便向别处寻找去。并慢慢褪去略显多余的裤子
他迟疑,颇具绅士风度地问“后入?还是……随你好了” 又不忍心让那喘的不成样的人儿做决定。
就无比礼貌地伸进去一根手指。 “呃啊………”
“so?这个反应是不够吗?”Lennon调皮地拍一下他裤裆突出的地方。
“我给你讲童话故事吧。”“从前……有个小女孩……皮肤像雪一样白……大家都喊她白雪公主。”
“所以,我的小姑娘。是让我当猎人?皇后?还是那个毒苹果?”
“我保证不当王子”Lennon发誓说。
Ringo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John的目光柔软下去。“爱我。”
见对方没有反应,他又使劲抓着被汗水浸湿的衣领“他妈的爱我!”换来再次平静。
从满嘴脏话到温柔的摩擦。次次如此。
John像只受惊的猫。头轻轻埋在Ringo的颈下,无论是他柔软的唇还是宝石般的双眼,都让他深深沉醉。
“爱……我”Lennon带着哭腔,破碎的声音充满希冀和渴求。Ringo贴近他,“爱你。”附带奖励是亲吻他的额。“呜……mama……”John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音节。“听摇篮曲吗。”鼓手抚摸着主唱的背,哼出love me do的旋律。
一夜安眠。
oh……my John……my poor John……my dear John

A day in the life

1980年十二月八日。

Paul不相信消息是真的。

甚至John上个月才来他家坐坐喝咖啡

 

血 多么突兀的字眼

B L O O D

甚至没有去他的葬礼,Paul一再强调‘我们’什么都不是。拒绝任何采访形式的活动。

媒体的追问,头疼,梦魇,毒品,麻痹。

半夜三点起来睡眼惺忪地问自己‘你快乐吗’

Day dream or nothing?

 

他提笔

我真的很想念你……….

很想你………………..

回来………………………

快回来…………….

 

最后以失败告终。

Paul根本不知道要把这封信寄到哪里

他又有什么资格呢。

仅存着一张相片。他的手触到了John在照片上的笑颜,却又像触电般缩回来。

感情绝不是寥寥几个字能形容出来,但是Paul感受到一片空白,缺氧,无助。

他甚至觉得自己得了神经病或者植物人,所做的一切只是梦,幻梦,真的他躺在病床上浑身插着管子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家人以及Lennon都在床前守着他。

那么问题来了。John真的存在吗。也许是他幻想中的产物?他和John根本不认识?

他的名气他的一切都是虚无??或许是自己死了? 

他开始怕

在乐队里和John的温存也是假的???他对我的每一个赞许也不存在吗?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痛苦像闪电般刺穿他。何不死掉?他不想死。他不要死。他甚至还没有真正活过。

 

喝了水。听到玻璃杯砸向桌面的声音。他清醒过来。

 

钱用过的卫生纸钱钱照片 

他要发狂。

挂钟在吠叫

外面的空调水滴答。滴答。

刀片?刀片。刀片!

他开始喃喃自语

以后的他肯定要用John Lennon这个名字写部小说,小说的内容是…….随他开心好了。

So fucking crazy.

一个男人凌晨起来静坐就为了思考生命的意义。

已经白天了。时间伴随着好伙伴潮湿过的飞快。

胃里一阵翻腾,他感觉要呕吐。

接着是全身的疼痛,手臂,腿。

背部剧烈痉挛,痛苦慢慢移到手指,他拿着电话却不知道要打给谁,也不知道能打给谁。他晕眩。颤抖。

摸出随身携带的阿司匹林,虽然没用但还是吃点吧。压下去空虚。

雷无端端惹哭了云,雨拼命的下啊下啊。

他托着脸,若有所思。

‘all u want to…….’

生死的定义决定在自己手上

他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嘴角往下撇了两下

却用尽全力挤出了一个快乐的表情。

几乎是蹦着出去,还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蜗牛。

Paul看到他在对自己笑。

John Lennon,你是孤岛,身上带着,烟雨濛濛的希望。